寻仙子

Sebaek only

《我和你曾经拥抱的世界》

*童话体
*所有bug都是私设
*花精灵勋x太阳神贤

《我和你曾经拥抱的世界》系列2

为你,千千万万遍
         ——《追风筝的人》
0.
吴世勋是一只朝阳花精灵。
他照料着伊甸园里所有的朝阳花。

"今天太阳神很开心呢。"
刚刚开花的小花抖抖花瓣"你怎么知道?"
吴世勋笑着,用修长而冰凉的指腹轻抚它。
"因为今天的阳光很温暖啊。"
"太阳神一定很帅气吧?"
"对,太阳神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我真想见见他。"
"那你就快点长大,像我这样。"
吴世勋出神。

太阳是朝阳花的信仰,而太阳神,就是朝阳花一生憧憬并拥护的存在。

在吴世勋还是一朵小花的时候,他见过一次太阳神。
那时候太阳神还不是太阳神,就像吴世勋还不是花精灵一样。
那个少年逆着光走到他的面前,投下了长长的光影。
他笑着亲吻了吴世勋的花尖。

"我可以把他带回家里的温室养吗?"他问身边的人。
"伯贤少爷,这是不行的。"
"为什么?"
"因为朝阳花离了太阳,会蔫儿的。"
边伯贤委屈的皱了皱眉,吴世勋可看呆了。
真好看。
而且还会发光。
吴世勋满足的抖了抖叶子

后来吴世勋好容易化成了花精灵,就迎来了千年一次的太阳祭。
在太阳祭上,他又一次的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少年。
他的少年披上了绣金的袍,所有人都向他道喜。
吴世勋扯了扯身边的森林王。
"为什么伯贤儿不发光了?"
"哈哈哈,你开什么玩笑呢,太阳神怎么会发光呢。"

太阳神叫边伯贤。
边伯贤本是生活在仙门六宫里的边家小世子,原先掌权六宫的太阳神仗势欺人胡作非为,五仙联合射下了天上的太阳,边家掌门却在这场战争里失了性命。
边伯贤作为最适合接班的人,接下了太阳神的重担。

边伯贤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太阳神,却丢失了身上的光芒。

吴世勋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少年不笑了。

"精灵——精灵——"
小花扯着嗓子喊。
"诶,诶"
吴世勋紧忙回了神。

"啊……今天约了森林王喝酒呢,得走了……"
他自言自语着,消失在花海尽头。

1.
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五次了,伊甸园的朝阳花精灵被太阳神亲自派来的侍者请上了天宫。
吴世勋迈步子跟着那仙童,走在太阳宫雕着金龙的大殿里。
大门被吱吱的推开,门内那正坐在桌前批文的太阳神抬起了头。
"好的,你先出去"边伯贤朝仙童挥挥手。
仙雀从两边的窗外飞来,分别叼来了茶具和茶案。
边伯贤没有再对吴世勋有任何表示,吴世勋习以为常的摆好了茶具,坐到了茶案前。
"太阳神大人。"
"嗯?"
"您究竟想做什么呢?"
"…"边伯贤忽然放下了手里的笔。
吴世勋直视着他,边伯贤那张清秀而冷峻的脸上隐隐出现了的红晕。
太阳神抿抿嘴:"管这么多,坐着就好了!"
吴世勋有些哭笑不得,他只好摆弄着手中的茶具,许久,沏出了一壶飘香的浓茶。
边伯贤耳边的晕好像更红了,却仍然专心的处理着他的事务。
朝阳花精灵更加肆无忌惮的欣赏着他的太阳。
这个另他心心念念的少年早已经磨炼为了一个能够承担天下大事的男人,但他再也不能表达他的所思所想,再也不能拥有一点儿自己的情绪。

不再有人疼他宠他,将他护在羽翼之下。
必须独自承担。
花精灵想着这些,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他梦见了那个亲吻他的少年,此时此刻被笼罩在一篇黑暗之中。
吴世勋想去拉他出来,却再也没法近他的身。

"边伯贤——"

2.
而再次睁开眼,他已经身处于自己的花屋中了。
天上的太阳依旧发着光普照大地,他所照料的花儿正在花园里叽叽喳喳的交谈着,吴世勋靠近它们蹲下,这些花儿全都卷起叶子转向他。
"精灵!昨天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太阳神吧!"
"一定是吧,他全身上下都透着光,散着那股另我们安心的味道!"
"他实在太好看了!"
吴世勋听着花儿的话愣神,没注意边上朝他走来的人。
"是铃兰花精灵——"有朵小花叫到。
那人站在吴世勋身侧,投下的影子将他遮掩。吴世勋抬头,喊了声哥。
"哥。"
"你可行啊吴世勋,居然把太阳神搞定了。"
"昨天真的是他送我回来的?"
"哦,老天,我敢保证,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会那样耀眼了。"
"这样啊…"朝阳花精灵轻轻的接了句话,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露出了那双弯弯笑眼。
"那是,谁还会比边伯贤更耀眼呢。"

那一缕缕穿过发丝的阳光映照在了他眼睛里,少年的白衬衫也染上了一层暖意。

他忽然起身,掸了掸裤脚的灰。
"你去干什么?"
"工作。"
"然后呢?"
"…去找森林王。"
"行吧"铃兰花精灵耸耸肩,"随你了。"
吴世勋哼了一声,脚边的花儿又嗤嗤的笑开了。
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花海边际。

3.
花精灵一天的工作其实十分简单。
他们要在早晨去山崖边的漓泉取得新鲜的仙露,带回花园浇灌花儿,给予它们足够的阳光和空气,确保世间的每朵花都能健康的绽放,偶尔会有落下的花,精灵会将它们的灵息回收,重新投入生的源头。

吴世勋处理好手头的工作,便坐在屋前挂念他的太阳神。
"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喊我上去…"

一阵轰鸣声拉回了吴世勋的思绪,他心里暗叫不好,埋怨着自己。
"最近走神的次数有点多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在心里问自己。

那是边伯贤第一次请吴世勋到太阳宫做客。
他正给花儿们念着书,绑着辫子的仙童突然出现在花园,向他们走来。
"朝阳花精灵吴世勋,太阳神邀请您到太阳宫做客。"
仙童柔软的声线念着他的名字,吴世勋一边听一边皱起了眉,心里充满了诧异和惊喜。
"我?"
"是的,就是您。请快和我走吧,别让太阳神等急了。"

吴世勋心里盘算着最近有没有犯错,回忆了一圈实在找不到什么会被人抓住尾巴的地方,他才安心的跟着仙童走了。
毕竟我们吴世勋一直是尽心尽力地工作。

他不是第一次来太阳宫了,但是第一次细细打量了这宫殿。他是见过世面的精灵,却不得不为这华美端庄的宫殿而惊叹。
偶尔和熟人打上个照面,吴世勋还有些拘谨,匆匆的点点头。
穿过了小花园,他们在太阳神的仙殿前停下。
门里的边伯贤正为成堆的文书烦恼着,似是感应到了花精灵的灵息,在仙童敲门之前打开了大门。
"进来"边伯贤冲吴世勋笑了笑。
吴世勋抬脚跨进了门,他从来没有这么近的观察过边伯贤。
如同当年一样,这个少年依旧拥有着傲人的容貌。

"太好看了…"

边伯贤哼哼的笑了,但没有任何人捕捉到了这个笑容。
吴世勋自知失态,窘迫的红了脸。许久,他望向边伯贤,问:
"太阳神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想找个人聊聊天。"边伯贤向他示意那张茶案。
吴世勋明了,轻轻地落座。

边伯贤满意的继续他的工作,时不时和吴世勋搭上几句话。虽然吴世勋能给做的有问必答,但他实在不是什么健谈的人。
边伯贤也渐渐没了声音。

那个下午,朝阳花精灵同太阳神一起,呼吸着他呼出的空气,看着他好看的眼睛里,似乎抹上了一层疲惫。
吴世勋感到心里揪揪地疼。

"为你,千千万万遍"
他无意识地念叨着这句话。

4.
这么一坐,太阳也渐渐爬到头顶了。
吴世勋又恍恍惚惚听到了那个声音
"花精灵——"
像是终于等到了老友,吴世勋起身,与仙童一起离开。

他被带到了太阳宫的茶庭。
边伯贤正坐在那庭心里假寐,阳光柔柔的撒在他的周围,浅浅镀上了一层金。
"太阳神大人。"
边伯贤不缓不急的睁开了眼睛,见吴世勋站在那里,一下精神了起来。
"世勋!"
气氛被边伯贤语气里的那丝笑意感染,仙童给他们端来茶点后就离开了,吴世勋迎着边伯贤的目光,在他的对面坐下。

"他看起来比往日要开心一点。"吴世勋欣慰的想,用手肘撑住下巴,眯眼观察着他所仰慕的耀眼的神。
边伯贤丝毫不避讳的回应他。

"我以后可以喊你的名字吗,太阳神。"
"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可以。不过不要让其他人学去了,万一大家都随着你叫,我可是很难办的。"
"好的!"吴世勋提高了声线,"边伯贤。"
这三个字是无比的神圣,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
脑海里的那把笔不断描摹着,烙下了深刻的印记。

"以后也不必老是让仙童去带你了吧。"边伯贤忽然道"你愿意的话,随时上来。"

"为什么是我呢?"

"…因为你是朝阳花啊。"
吴世勋将装满了茶的杯子端给边伯贤,他接过的时候,指腹轻轻蹭过指尖,转瞬即逝的冰凉触觉又让吴世勋打了个抖儿,按耐不住地留念。

"我可以靠近你吗?"
"…嗯?"
太阳神迟疑地挑了挑眉,只一刻,便坠入了花精灵眼里的深渊。
他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吴世勋看到了他那瞬间流露出的迷茫,重复道:"我可以靠近你吗?"
边伯贤迅速的眨眨眼,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清明澄澈。
吴世勋当做他默许了。

你是天上炙热的太阳,我带着冒死的决心一步一步走近你,拥抱你冰冷的心。
"不要再担心了,我正向你走来。"

5.
那天之后,吴世勋成了太阳宫不请自来的常客。

"精灵,你最近怎么老往太阳宫跑啊。"
花朵们簇拥着他,好奇的询问。
"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吗,你可不能瞒着我们。"
吴世勋好笑道:"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事啊。"
"那太阳宫里有什么呢?"
"太阳宫里有什么…?这个问题可把我难住了"他微微挑了挑眉,"太阳宫里有可爱的仙童,还有超级无敌帅气的太阳神。"
花儿们发出不满足的叹息,吴世勋却不再买它们的帐,到花田的那头,取下了成熟的花种。
他向别的花精灵讨了个好看的布袋,将花种放进去,顺手扎了个结。
"精灵最近老往太阳宫跑,倒也沾了许多太阳的灵息回来,看我们长得都比别的花壮呢。"
朝阳花瞄了一眼走远的花精灵,又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路过的铃兰花精灵听了这话,却是有些担忧的皱起了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吴世勋推开边伯贤书房的大门,边伯贤闻声看了过去。
"伯贤儿"
吴世勋扬着笑眼,炫耀似的晃了晃手里的布袋。
"这是什么?"
"是朝阳花的花种。"他说,"我看你的温室里有很多花,却唯唯缺了朝阳花,刚好今天花园里的花落了种,我给你带点上来。"
边伯贤有些犹豫,"朝阳花种在温室里,会枯萎的吧。"
"那我们就不种温室里,"吴世勋转头指了指窗外的那片地,"就种这里,可以吧?"
边伯贤恍然大悟般的睁大眼睛,从书桌后边跑出来,推搡着吴世勋的手臂。
"走吧走吧,我们一起去。"

天空的颜色渐渐暗了下来,花精灵和太阳神已经把花种妥当的埋进了土里。

"它们离太阳这么近,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长大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每天都看着窗外的花了。"
"…我不会打理,你要常来看看它们。"
吴世勋听着边伯贤有些变扭的话,心里更是乐了起来。
"好。"

-tbc-

评论

热度(7)